今年5月1日起,原為皇太子的德仁已「升格」為日本天皇。雖然 德仁天皇 今年已經59
歲 ,但他當年的同窗似乎還對昔日與德仁皇太子相處的點滴歷歷在目呢~最近德仁天皇當年的同學接受日本雜誌訪問,提到……

平易近人,毫無架子的德仁皇太子

德仁皇太子的母校--學習院大學
德仁皇太子的母校–學習院大學 (圖片取自網上)

德仁皇太子喜歡被當作普通人,不喜歡因自己皇太子的身份接受特別對待。除了上學會有侍從和守衛跟隨,確保安全外,德仁皇太子(殿下)的校園生活跟一般人無異。昔日跟德仁皇太子由學習院初等科到研究院都是同學的乃萬暢敏這樣説: 「雖然殿下平時都是以學生的身份待人,但是處理公務時會自然地跟對方表達謝意和讚賞,能流利地轉換兩種樣子(學生的樣子和處理公務的樣子)。殿下能根據場面表現適當的禮節和舉止,面對我們又會轉換朋友的方式跟我們相處,是一個能輕鬆轉換身份和相處方式的人。」

音樂部的後輩,竹原尚子也這樣説:

「初次見面的時候就覺得: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的人!完全不會被人捉弄刁難,或是落井下石。無論是什麽説話,殿下都會“嗯、嗯”這樣的回答 ,也不會忘記別人的話。
殿下不會阿諛奉承別人。在會話上的交流,因為殿下只會給予人超棒的回答,所以對我而言,殿下是一個好好的人。」

鍾情歷史的德仁皇太子

 到了高中三年級,要決定畢業出路的時候,乃萬先生跟殿下一起商討。

「“因為從小就學習日本歷史,對日本歷史十分感興趣,我想到學習院大學讀史學科啊”殿下這樣説。因為我也想到那裏升學,所以回了他:“即使上了大學也請多多指教”」

 是有著這樣的原委吧,臨升大學前、乃萬先生被大學召喚。

「“在殿下適應這環境之前,希望你能盡量跟殿下修讀同樣的課程”,校方這樣的對乃萬先生說。所以我常常都陪在殿下身邊。因為跟喜歡牛仔服裝等粗糙服飾的殿下相比,我就多穿堅固的服裝,常常會被保安弄錯我們的身份。當時,殿下最討厭的是受到特別對待,他十分想得到作為一名學生應有的對待呢!」

 大學生活的重心當然是學業了。殿下和乃萬先生所選的是,日本中世史的權威・安田元久教授的研究班、這裏被外界稱為希臘的斯巴達,寓意教育嚴厲。

殿下跟安田教授到訪靜岡縣三島市山中城參加考察
殿下跟安田教授到訪靜岡縣三島市山中城參加考察 (圖片取自網上)

 安田教授醉心於學術研究這點已是廣為人知、之後更成為学習院大学校長。即使是殿下也不會調低對他的標準的。

「老師問“殿下,這裏是什麽意思呢?”“這裏是怎樣的?”“這裏是”老師一直聽著。殿下答錯的話,老師就會説“這不對呢”,有時會再説“去找某人教你吧”。雖然不是經常,殿下有時甚至會說“真是十分抱歉”。當然不是垂頭喪氣的吧,殿下是十分努力的學習哦。」

 有著這樣的指導,殿下的研究好像在同輩中獲得很高的評價呢。(殿下的研究題材)是水運。畢業論文題目是中世的瀬戸内海水上交通。

「真是非常稀有的題目呢!在研究班上沒有人跟殿下做同樣的題目了。」

微服出巡到訪小菜館

大學畢業後,殿下繼續於研究院升學,留學英國,並努力處理公務,還結識了不少學習上的朋友。

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的殿下
留學英國牛津大學的殿下 (圖片取自網上)

「殿下從牛津大學歸國後常常跟我們一起吃飯呢。」

從學習院幼稚園到初中都跟殿下一起上課的立花真先生這樣描述。

「當然也有朋友出席吧,但是在席的三笠宮寛仁親王,以混蛋般的語氣說“讓他活下來也好,殺了他也好,都是取決於你們啊!”只有你們能逼他(殿下)體驗皇宮中體驗不到的世界,大概就是寛仁親王想對我們說的話吧。這件事之後,我們就多了一起吃飯了。因為殿下在的話會知道我們的話而介意的,並沒有在店裏事先告訴他。一起在赤坂的小菜館的時候,店員看見進了來的殿下,驚訝地問:“現在你們跟誰在一起?發生什麽事?”替我們倒第一杯酒的老闆娘發現了殿下,變得十分緊張,連酒也倒不出來。在那一刻,突然殿下說想走回皇宮御所,因為皇宮警察現在十分驚慌失措(找著殿下)呢。」

與推心置腹的朋友乾杯,肯定是殿下不可取替的回憶了。

數十年過去,相信昔日的皇太子現在貴為天皇,依舊是平易近人,沒有架子的呢!

參考資料:

https://www.dailyshincho.jp/article/2019/05080800/?al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