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吉祥物大獎賽”自2010年開始舉辦,評選出的年度吉祥物中最出名的當數在首屆比賽中奪魁的九州熊本縣官方吉祥物“熊本熊”。“由於貪吃而變胖,并遭到降職”的熊本熊可謂又懶又呆,卻在日本擁有極大的影響力。熊本縣位於日本南部九州島,是一個傳統的農業縣,人口約180萬,地位並不突出。而因為熊本熊的推出,其知名度大大提升。
日本地方經濟研究所2013年發佈的《九州印象最深刻的縣》統計結果顯示,相比2010年,熊本縣在九州島内排名從第6位上升至第2位,在關西地區由第6位上升至第3位,在首都圈由第7位上升至第5位。而熊本縣知名度的上升與熊本熊的風靡關係密切。
不僅在日本國內,熊本熊的圖片、小視頻在中國社交網絡亦是一炮而紅。很多年輕人在使用微博或是微信的時候經常使用“熊本熊”表情包來表達內心感受。今年4月,熊本縣發生6.5級地震后,眾多網友在社交網絡對災民表達慰問的同時,不忘關心熊本熊的安全情況,形成了一個非常特別的群體情感表達現象。
然而,無論是“新莊君”還是“熊本熊”,都只不過是日本眾多吉祥物中的一員而已。以“萌文化”滲透全世界的日本人,對吉祥物有著特殊的狂熱。在日本的47都道府縣中,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吉祥物,諸如各個商社、政府機關、民間組織也均有各自的吉祥物。各都道府縣還會舉辦吉祥物大賽,在萌物里選出“萌主”。據統計,日本目前有約610個吉祥物,可謂名副其實的“吉祥物社會”。
日本文化中最為人們所重視的一點便是“共感”。日本人認為,時刻體察到周圍人的情緒和意志幷進行適宜的回應,是人際關係中最重要的技能。 正因如此,日本人對於“注入了感情,被同化成人類”的物品--吉祥物自然就覺得格外親切可愛。為了抓住人們的這個心理特點,企業和政府會故意將可愛的吉祥物和自己的形象聯繫在一起,中和商業和政治帶給人的嚴肅感和疏離感。
在這種文化下催生的吉祥物,有一個奇特的傾向,那就是日本的人氣吉祥物大多面無表情。
日本文化學者青木貞茂提出,很多日本吉祥物對於嘴和表情的描繪都進行了省略,這與歐美卡通人物喜怒哀樂表情都很誇張的形象有很大區別。歐美人希望通過塑造另一個能幹的,具有人類特點的形象來激勵自己,而日本人則希望吉祥物“在無言之中就理解自己,治癒自己”。
正因為沒有表情,每個人才都可以感受到與自己心境相似的表情。這一點與日本人因為追求“共感”才熱愛吉祥物的原因也相呼應。也有人認為,日本過於發達的吉祥物文化,側面反應了人們在高度壓力下尋求解脫的姿態。
在日語中,吉祥物除了來自英語的“mascot”,還有一個名字可直譯成“輕鬆角色”,其魅力就在於給人放鬆的感覺。甚至還出現了故意設計得不可愛的“丑吉祥物”,人們在劣於自己的形象面前往往會放棄警惕,得到安慰。丑吉祥物們正是通過有懶又蠢的長相和性格,贏得了大家的喜愛。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