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歌漫談

日本和歌漫談

昔日奈良八重櫻,今朝平安九重霓。 —伊勢大輔

(いにしへの 奈良の都の 八重桜 けふ九重に 匂ひぬるかな — いせのたいふ)

以上這首優美的詩歌,其實是一首經典的和歌作品。和歌(わか waka)是日本古老的文學形式,比俳句的歷史更為源遠流長。短歌是和歌的其中一種形式,由31個音組成,共分為5節,每句的音節數分別為5、7、5、7、7。

日本現存最早的和歌總集《萬葉集》

伊勢大輔是平安時代中期的女歌人,與小野小町、和泉式部等都是著名的才女。當時她奉命將被貢奉的櫻花移植到平安京宮中,並即席賦歌一首。上面這首歌正是描述了昔日在奈良古都盛開的八重櫻,如今再次在宮中豔麗綻放。

日本人對大自然細膩的感應,透過精煉的和歌含蓄地表達出來。無論是花葉的枯竭,或是露水悄然消逝,他們都能敏銳地捕捉然後化成詩句。就如大伴家持的「有如遠天飛雪聚,吾園梅花落紛紛」、紀友則的「櫻花色香宛如昨,身衰無復舊時顏」、海上胤平的「夕庭月影照嫩葉,清水流注亦生涼」等,都描繪了微妙的自然變化,流露著寧靜、空靈的禪意。

紀友則

除了四季之景外,還有不少和歌訴說愛情的苦與甜,讓我們得以窺見古人的誠摯感情:

從此與妹別,分袂在今宵。無由重相見,黯然俱魂消。

(衣手の別るる今宵ゆ妹も我もいたく恋いむな逢う由をなみ)

入夜思君不成寐,春來紅梅宜放花。

(春なれば宜もさきたる梅の花君を思と夜寝もなくに)

戀君情濃不可阻,縱令白雲千重深。

(白雲の八重にかさなるをちにても思わを人に心へだつな)

分離的離愁別緒、思念的綿綿情意,都濃縮在短短的和歌裏,即使到了今天看起來依然韻味悠長。看過新海誠的《言葉之庭》的話,可能已留意到裏面引用了《萬葉集》裏的和歌: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柿本人麻呂
雷神の 少し響みて さし曇り 雨も降らぬか 君を留め

柿本人麻呂

顯然,和歌的魅力直至現今仍歷久不衰呢﹗